当前位置:主页 > 教师论坛 >
将六安教师集访想象成底层反抗,并不科学
发布日期:2018-10-09

27日上午,安徽六安市部分学校教师因待遇发放问题,集体“上街”,引发社会强烈关注。此后,网上流传着“六安教师维权遭警方殴打”等相关消息,事件持续发酵,官方也对此作出回应。

为什么会发生教师集访事件,其背后又折射出怎样的矛盾?对此,微信公众号“侠客岛”邀请到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博导吕德文对此事进行评论。

吕德文认为,六安集访事件折射出的是基层治理困境。这起集访事件,本质上是维权事件,我们需要同情性理解教师的权益诉求,但将之想象成是一种底层反抗,并不科学。

以下为文章全文:

沸沸扬扬的六安教师集访事件持续在网络发酵。

事情并不复杂。5月27日上午,一则安徽省六安市部分学校教师,集体向当地主管部门“讨薪”的短视频,在网上传播开来。视频中,教师还与民警发生了冲突。辛勤的园丁被拖欠工资?还与民警起冲突?裹挟着这样两种情绪,这一事件在网络上不断被传播,长期占据微博热搜。网友们也纷纷对此表示愤慨,指责地方政府涉嫌违宪违法,当地警察有辱斯文。

事件发酵了两天后,昨天(29日)傍晚,六安市政府终于做出正面回应。此前,当地公安局、政法委也对此作了回应。

将六安教师集访想象成底层反抗,并不科学

将六安教师集访想象成底层反抗,并不科学

本文图自微信公众号“侠客岛”

事已至此,相信当地政府正在尽力化解矛盾。不过,管中窥豹,此事其实深刻展现了新时期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以及矛盾化解的困难所在。

一言以蔽之,基层治理现代化任重道远。

对此,我们请到了有着丰富基层调研经验的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博导吕德文,请他谈谈自己的看法。

焦点

就事论事,为什么会存在所谓的教师集访事件?

当地政府在通报中直接指出:本次集访的诉为“要求发放一次性奖励”。这一点,同集访教师所说是一致的。

所谓一次性奖金,即行政机关、企事业单位等扣缴义务人,根据全年经济效益和对雇员全年工作业绩的综合考核情况,向雇员发放的一次性奖金。对此,安徽省也颁布了相应的政策。

根据公开资料:

为严肃收入分配政策,规范收入分配秩序,经省委、省政府同意,从2016年1月起,安徽省省人社厅会同省财政厅对驻肥省直机关事业单位一次性工作奖励进行了规范。同时,按照分级负责的原则,省辖市可结合各自经济社会发展状况及相关规定对本地机关事业单位的一次性工作奖励予以规范。

请注意,这里提到了很重要的一点,“结合各自经济社会发展状况”。也就是说,这个政策在执行的时候,不同时区域是存在尺度和时间差异的。

从媒体透露信息,2017年年底,合肥、芜湖等财政条件较好的地方,已经对教师兑现了一次性工作奖励。数额还不小,每年35000元左右。而其它地区限于财力不足,暂时还没有实施。

此外,不同群体之间,执行的尺度和时间也不一样。如文件规定:一次性补助是针对省直机关事业单位的,其受益主体是政府公务人员。但对于省辖市而言,主要的受益群体却是医生、教师。事实上,绝大多数中西部农村地区,其财政负担主要是这两个群体。

对于诸多“吃饭财政”的县市而言,先补助公务员,再补助教师,分步实施,或许是一个极其普通的操作。正因为如此,随手搜索一下教师维权事件,你会发现,他们大多发生在县市一级。比如,在2014年到2015年,湖北、黑龙江、河南等地都先后发生过类似事件。

从我们的调研来看,普通中西部地区教师和其它公务人员的工资通常为3000-4000元/月,比如前段时间安徽歙县上班时间跑滴滴被抓的副镇长,自曝每月工资就3000元左右。可见,安徽省的这次利益调整不仅涉及面大,且程度深。统一的政策差异化执行,当然会引起受损群体(显然主要是农村教师)的反弹。

其实,早在2017年11月8日,安徽就发生过类似事件。巢湖四学校约80名教师到巢湖市政府集体上访,要求与当地公务员同等享受“一次性工作奖励”。据媒体报道,安徽省教育厅直接介入此事,并专门给省政府写了一个报告:

将六安教师集访想象成底层反抗,并不科学

可见,六安教师集访事件,并非突发事件;亦非毫无预警。就逻辑而言,只要利益调整不到位,事件就有发生的必然性。

困境

不过,六安集访事件折射出的基层治理困境,却不得不引起我们重视。

上一篇:河北省第八届中小学幼儿园教师师德论坛征文暨
下一篇:舆评丨六安教师集体“讨薪”持续发酵,谁最该